2015/05/27 (Wed) 12:38
婉約的笛音被回憶

  你來到你土地的旁邊,嗅到你樹的serviced apartment hk芳香和青草的味道,仿佛就在那河對岸,看到你梨樹的枝芽和小白樺閃爍的光,好美,好誘人。因為我是那麼的喜歡你,那麼歇斯底里的忘不了你,你的美麗,單純、漂亮總是蕩漾在我的心海上,那愛就象藤條絲絲連連,分也分不開。
  

  我在那裏歇斯底里的想你,想你遠走的那些美麗的再續,我看不見那些了,因為都象疲憊的人一道走遠,那旗、那太陽以及還有我想不到的美麗都已走遠,也不知道落到哪方?此時,在這裏只留下我孤苦伶仃的自己,除了我的身體,我再也沒有別的,我的身體在黑暗裏閃閃發亮,就像天上的星星和月亮,在插手我的身體,在做那美麗愛的動作,可是此時我害怕我自己,因為這個冬天能不能把我再拋棄,我能否還在這個冬天裏。
  
  
  
  冰塊在春光的暖融下漸漸蘇醒,象款動著一塊塊冰靈的再續,順著河道流走。岸邊長起了茂密的樹葉,象鋪蓋似的鋪在那流動的彎水間,那嘩嘩流動的聲響,似彈奏的輕音樂在美麗迴旋中往復。鐵犁在田野裏開始耕耘,樹上的野鴨野鴿發出咕咕的叫聲,那叫聲好清脆,還在飛翔,在那DR REBORN藍天和白雲間自由的飛啊!飛啊!好愜意。綿羊還好像在山間裏奔跑,那快樂的幸福樣,就象天上的白雲,在眼前奔跑,想抓也抓不到。這真是象園子裏的百花盛開,春意盎然的景象。就象小孩子在園子外的草坪上踢球,跳格,彈遛遛是那麼的歡舞高唱,漂亮的女人坐在村河畔旁的溪柳下洗衣裳,那歡笑的歌聲和嬉鬧聲不絕於耳。就象在水裏撈取了紅月亮,樂得合不攏嘴。
  
  
  你不要再誘惑我好嗎?我已經承受不了了,因為你的美夠我想一輩子了,你為何還那樣不放過我。我親愛的小妹妹,你別這樣好嗎?我依然感到你在吻我,你的吻在我的心裏燃燒,是那麼的熾烈,我怎能忘記你呢?你和我度過多少相親相愛的夜晚,你就象小鳥依人般的那麼可愛,你的清香讓我魂不守舍,你乖順的就象一只小綿羊,我們相互的摟抱在一起,彼此溫暖,彼此呼吸,在愛情中纏綿。

  
  可是一切,都想成為回憶,我在這裏歇斯底里的想你,就象此時天上的烏雲被燒成灰燼那樣的苦澀想你,還象紅漾漾的黎明籠罩著夜空,那是什麼樣的心境啊?我親愛的妹妹你在遠方可否知道?我幾乎在發瘋的想你,就象此時在相思湖裏飛出一群相思鳥,在我的周身徘徊,飛舞,我躺在那地上,眼看著在我眼前飛,但一只也抓不到,那沮喪,那孤獨可想而知了,就象此時在這冬季裏,只有聆聽到乾枯的白楊發出嗖嗖的哭泣聲,沒有別的了。
  
 
  日月在不停的轉,相思也不減。魚兒elyze在網兜裏跳蹦,蝴蝶在天上飛。好愜意的比喻,就還象聞到烤熟的麵包發出的陣陣清香,在那蘋果桌上亂跑,梨樹,白樺都在生長,我還象被包容到樓裏面,樓梯間傳出的走動之聲,就給我無窮的動力,就象聽到竹林裏婉約女子的笛音似的,在我夢的竹林裏蕩漾。好美的構思,好有愜意的感觸。我多麼想攜著你,在這美景下自由自在的陶醉,沒有任何阻攔,沒有任何抵觸,是那麼開心的在一起,幸福快樂。可是一切都不是想像的,就象這世上的事情誰能說清,我此時就象要沉下去的帆船,一切都將化為泡影。看到的是滔天巨浪的肆虐,瀑布的流瀉,而我只有孤山一座,沒有光輝的靈敏,只有孤單單聳立在那裏,任雨水的沖刷。

2015/05/20 (Wed) 13:36
浪漫綠茵的靈魂

五月,花的味道。凝望天空,一抹深藍。山峰連綿因為有了綠樹的覆蓋,顯得更加清秀,蔥鬱的木在明媚的陽光下綠得發亮。層層暫新的經濟適用房在陽光的點綴下顯得更加雄壯和靚麗。縱橫交錯的電線網時而棲息著一只只燕子。近處一株株桑樹枝繁葉茂綠雋景 課程如翡翠,溫潤而有情。一只只蝴蝶呼扇著五彩的翅膀,時而停在扛著鋤頭回家的大媽頭上;這個世界是那麼的有生機!

五月花的味道,不冷不熱,萬物齊長,盡顯崢嶸,這個季節月柔風輕。沐浴在暖暖的陽光下情思萬種。一種淡淡的渴望湧上心頭。在感受如詩如畫的時光裏總有一種雋景 課程缺憾,一種落寞,一種憂思。時光荏苒,不平靜的心讓隱隱約約的渴望和期盼攪動的躁動不安。

總想在綠茵的深處,找一方淨土,將綠色攬在時光的深處,給灼熱的心一處陰涼。總想有那麼一個人能陪我漫步十裏長亭,在春光爛漫中笑看花開花落,然後佇立湖邊,同攬湖面那一平如境的瀲灩水波,共話那心中的一抹憂愁。在清涼雅靜的風光中,為對方默默祝福。

五月,花的味道。總有一種渴望深埋在心頭,幻想雋景 課程有那麼一個鮮花盛開,微風輕拂,浪靜風平的小木屋,在小木屋裏擺上一張雅致的小圓桌,然後手執一杯清茶,在清涼的微風中凝望遠方讓思緒隨著茶葉的清香翻飛將心靈放鬆。帶著夢想,漂浮在藍天白雲下,漫步在草綠地上,在明媚藍天裏自由翱翔。

五月,花的味道。總想有一個沒有蟲鳴鳥叫的地方看月季悄然綻放,執心愛之手在清涼四溢季節裏漫遊,共同領略花的溫馨,帶著一份期盼讓心靈湧動,讓涼意浸透心靈的角落,讓靈魂的深處得到徹底的洗滌,然後一塵不染。然後與我沿著歲月足跡,徐徐向前,把時光的利劍踩在腳下,讓時光之歌縈繞在耳間。用繁花編成小帽,沒過發梢,任蝴蝶翻飛,蜂兒嬉鬧,盡情感悟著一抹青綠,撐起一只小巧的傘,讓緩慢的時光無論在風中雨中,白夜和黑晝都變的浪漫,而富有詩情畫意。五月花的味道。輕采一朵蓮花,放飛一種悠閒。讓心緒在花的俗語裏翻飛,讓荷花那淡雅素潔的清香,滋養受傷的靈魂,讓心靈沉醉。來一曲李清照一樣的“爭渡爭渡,激起一灘鷗鷺”化作滿池的荷花隨風舞蹈享受著那一份輕盈。江心寺傳向遠方。

陽光帶著淤滯的空氣悄悄地穿過薄薄的雲層,隨風搖曳,驀然間來到那綠意馥鬱的清涼深處,在清風中感受那一抹淡雅的芳菲,花香陣陣,沁人心脾。遍地的丁香開放,它們開得那麼浪漫,那麼妖嬈,萬花起舞顯得那麼輕佻!我願化作一朵丁香穿著白色浪漫的連衣裙隨風舞蹈,把清香釋放,讓綠葉裝扮著遼闊的蒼穹,把這個世界裝扮得更加和諧。

五月,花的味道。濃濃的花香將情感置在初夏的懷抱,讓有情人的心裏泛起陣陣漣漪。踏著時光的音符,彈奏出優美的旋律,讓寂寞的心得到安慰,雖遠在天涯,而彼此的心緊緊相依。

五月花的味道。歲月的車轍留下淡淡的足跡,過去的許多事隨著時間的推移而被碾得粉碎最終淹沒在時間裏不再提起,不再注意。但相處的日子,我們彼此相知,架起淺淺的綠的涼棚,用溫馨的目光和信任的眼神,讓火熱的心感受到那一抹清涼。

五月花的味道。淩亂的心隨著點點花絮,悠悠而去,感謝陽光,感謝空氣讓這個世界的你我走在一起。將淡雅和高潔沁入你的心扉,也浸入如我的心脾,讓我們彼此苦苦相守,將思念的苦雨化作縷縷管璿,奏出一曲曲動聽的樂曲。

五月,花的味道歲月斑駁,綻放青春的色彩,將思念的種子深深地掩埋在心的肥沃的泥土裏。看雲起雲湧,看花開花落,讓夢沉醉在綠意裏。

帶著清涼,帶著溫潤,帶著嫵媚芬芳了心扉,讓心靈沉醉。讓思緒的花朵盡情綻放,開出嬌豔的美麗。

2015/01/27 (Tue) 11:06
一年的愛情做個了斷

有愛,有怨,卻恨不起來。我知道我必須離開他,結束這一切糾結的感情困擾,我好累,我愛得太辛苦了。一年的痛苦終於可以結束了,我終於可以轉身了。

14日是我們一年的日子,我選擇在這一天把這一年的愛情做個了斷。了斷的方法就是把他曾經給我的兩萬塊錢給他,把我給他買的衣服給他,把我曾貼身帶了一年的那塊玉如意給他。

我約他見了面。我知道他想我了,否則他不會那麼輕易的答應我出來見我。他帶我上了韶山,去年我們來的時候管理員沒有讓我們上山,這次可以了。車子盤旋山路,爬到了山頂廟上的地方,車子過不去了,我們停下了車,徒步往山上走。

他拉著我的手,像以前一樣。我也緊緊的抓緊了他的手,不是因為這泥濘的山路,而是因為我知道過了今天,我再沒有機會和藉口握緊這雙溫暖的大手了……我們快樂的往前走,此刻我是幸福的,也是酸楚的……但是我不願意去想即將分離的悲傷,只想珍惜這樣溫暖的幸福感覺。

山上霧氣很大,樹葉上草去中叢滿是露水,走到一棵樹下的時候,我挎緊了他的胳膊,悄悄的用另一只手猛抓伸到頭頂的樹葉……可惜抓住的葉子太少,葉子在我手中,露水卻沒有落下~(*?︶?*)我開始笑。他發現了我在使壞,也開始逗我……

我們一路走著,笑著,玩著,鬧著……走到了一座小亭子裏,涼涼的風兒吹了過來,好舒服……因為霧大,看不到山下的風景,但是就在這樣的山頂上,只有我們兩個人,我就覺得快樂而滿足。這種完全被大霧包裹的只有我們兩個人的空間真好……我坐在他身邊,緊緊的抱著他,我把頭深深地埋在他的肩上,不願意起來,輕輕的感覺著他身上熟悉的氣息,只願這一刻可以就此停住……

下山之後,一起到我們以前去過的那家飯館吃了飯。我告訴他:一年了,他一共陪我吃了四頓飯,他說:平均一季度一回嘛,不少了……是啊不少了,該結束了,早該結束了。

2015/01/15 (Thu) 11:29
絲淩VS馬科

絲淩未成年之前,她對幸福的定義是幸福就是有個love溫暖的家,愛就是父母對自己的關心和愛護,那個年齡對幸福和愛的理解很自然,也很貼切。

絲淩漸漸的長大了,離開了自己生長的地方去了外地讀大學。大學的生活並不像電視劇裏演的那樣多姿多彩,至少,絲淩這樣認為。絲淩是很文學很安靜很感性的女孩,在大學期間主張學習第一,為以後就業做鋪墊,溫飽是第一要解決的問題。同寢室的女同學早都變成雙飛燕了,只有絲淩還是形單影隻。不是她不漂亮,也不是她身材太差,只是,那個讓她心動的人 至今沒有出現在她的視線內。好友菲激將她,“想當剩女啊,喜歡你的人不少啊,降低標準告別單身吧,要不大學四年的光陰是虛度了!”這種時候,絲淩都露出無奈的微笑,“我並不清高,那個人沒出現呢!"絲淩的生活並不單調,枯燥,課餘時間泡在圖書館裏遨遊在文學的海洋裏,偶爾也寫些文字抒發一下情懷,很感性很充實。

大學畢業了,由於絲淩的勤勉,學業不錯,被學校推薦進了一家雜誌社,順利跨過了就業這道門檻。這份工作對於絲淩來如夢夜色說是興趣所在,累並快樂著。感情的問題被家人提上了日程,絲淩為了應付父母,硬著頭皮相了幾次親,自然沒什麼結果。光陰似箭,絲淩工作積極主動,在業界小有成就,可是,依然是獨來獨往。接到菲的電話,自然少不了八卦,菲說,“絲淩,都怪我這烏鴉嘴,這下你真成剩女了,對了,你知道曾經追過你的馬科嗎?他好像還單身,說前不久工作調動去了你在的那座城市,你可以考慮一下喲!”放下電話,絲淩在回放那些片段,依稀記得這個男生是最執著的,堅持了很長時間,絲淩還是沒能接受,因為絲淩不想太容易決定,人生的路還很長,馬科也跟自己心裏勾勒出的人選標準有差異,所以婉拒。

絲淩正在跟小組的成員討論排版的問題,接到前臺內線,有人在會客室等她,絲淩不知道是誰,只想趕緊見完這個人月夜繼續工作,匆匆忙忙的,推開門一看,有意料中的驚訝,“是你,馬科,怎麼今天有空來看我,可是,我不能提前走,今天的工作日程很趕,要不我下班後我們在聚聚。”馬科微笑著,很紳士的起身握了一下絲淩的手,“好的,我今天也是順便,剛才跟你們雜誌社談廣告業務,後來想起有同學說你在這裏工作,就順變問候一下,今天沒空就改天吧,我的名片。”馬科遞過來一張自己的名片,之後因為期刊發行,絲淩一直沒有跟馬科聯繫。兩周後,這期的工作終於告一段落,有個小的假期,放鬆一下自己,絲淩想起了馬科,撥通了電話,“喂,哪位?”“馬科,你好,我是絲淩。”“哦,絲淩,很高興接到你的電話,今天有空是嗎,我來看你吧,你說個地址。”馬科的聲音透著欣喜,絲淩想,“難道,他一直在等我?"可是轉念一想,想太多了,太自戀了。絲淩在市區最繁華的露天廣場等馬科,因為這裏是她常來的地方,視野開闊,車水馬龍,讓人不孤獨。不久,馬科來了,絲淩看著馬科笑笑,“你沒怎麼變,還是風采依舊。”馬科也笑笑,“你也沒怎麼變,還是讓人心動。”絲淩對馬科這麼直接,有點手足無措,馬科忙說,“開個玩笑,去哪里吃飯,我還記得你喜歡吃火鍋是嗎?”絲淩有點感動,這麼多年,他還記得自己的喜好,絲淩點了點頭。他們走進一家全國連鎖的火鍋城,馬科拿起菜單,“我記得你喜歡吃羊肉,午餐肉,金針菇,香菜,其他的你在看看加點什麼菜?”接過菜單,絲淩 又加了幾個,突然想吃點重口味的涼菜,對馬科說“點個涼菜吧,你想吃什麼?”馬科溫柔的看著絲淩,“泡椒鳳爪吧,你喜歡,我也喜歡。”絲淩的心又被觸動了一下,他記得這麼多,有點受寵若驚。席間,馬科和絲淩聊了很多,聊了過去的校園趣事,也聊了現在很多同學現狀,聊了工作和家人,唯獨沒涉及感情。不知從哪里來得勇氣,絲淩小心的問“這麼多年,一直一個人?”馬科愣了一下,深情的看著絲淩,“你也一直一個人?”絲淩點了點頭,“沒碰到合適的。”馬科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絲淩,這麼多年,我試圖忘了你,也有過短暫無果的感情,我以為我們再也不會有什麼交集,這次工作調動,又讓我燃起了那顆心,現在的你還是像當年一樣對我視而不見嗎?”絲淩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只是低下頭吃飯,這段談話後,氣氛沉悶了不少,雙方都放快了速度,很快結束了用餐。

絲淩洗漱完畢躺在床上想起了馬科說的話,還有今天的點滴,發現自己的內心深處其實開始鬆動,對馬科不是沒有好感。距離上次的約會一周之後,馬科給絲淩來了電話“喂,絲淩,來了個老同學,咱們今天一起聚聚,晚餐時間我來接你。”“是誰要來?”絲淩問,“這個,呵呵,對方想給你個驚喜,暫時保密。”馬科說完就掛了。絲淩想,驚喜,誰能給我驚喜,莫非是菲來了,可是不太可能啊,要來也是跟我聯繫。下班時間,絲淩接到馬科的電話,已經在樓下等著了,一上車,絲淩高興的叫了出來,“死妮子,要來不先找我,還讓馬科來接。”菲眨了眨眼,“要給你驚喜,找你,不就沒趣了。”這次又是上次的那家火鍋城,因為絲淩喜歡,馬科沒有徵詢任何人的意見直接來了這裏。菲性格活潑,心直口快,“我說,你們兩個,既然在一個城市,男未婚,女未嫁的,彼此又很瞭解,又是剩男剩女,可以試著交往一下嗎?”此話一出,絲淩紅了臉,馬科溫柔的看了絲淩一眼,朝著菲說,“我在努力,你給我加油啊。”菲打了個響指,“沒問題!”倒是絲淩顯得尷尬,她只好瞪了菲一眼,只顧著吃東西。飯後,馬科把菲跟絲淩送到絲淩的住處,好友多年未見,話題自然多,菲認真的看著絲淩,“絲淩,馬科對你的熱情未減啊,你要好好把握。”絲淩笑了,“我上次跟他聚過一次,他還記得很多我生活中的點滴,心有點觸動。”菲張大了嘴,“哈哈,看來有戲!”菲是來出差公幹的,一周後走了,走了之後,馬科的攻勢猛增,天天晚上來接絲淩共進晚餐,絲淩知道菲出賣了自己,氣憤的同時又有點欣慰,絲淩放下戒備認真的和馬科約起會來。

絲淩的心正在一點一點融化,每天晚上臨睡前躺在床上想著跟馬科約會的細節,上車的時候,馬科會替絲淩拉開車門,待絲淩坐好再關上車門,吃飯的時候,馬科會先將椅子幫絲淩移出,待絲淩坐好後再坐到自己的位置上,餐具上來,馬科先幫絲淩洗好,再洗自己的,開動後,馬科會替絲淩夾菜,一餐飯下來,絲淩幾乎沒有自己夾過菜,過馬路的時候,馬科總是小心的牽著絲淩的手,到了對面又小心的放開,夜晚散步,馬科總是脫下自己的外套披在絲淩身上,自己穿一件單衣,這些點點滴滴,都是馬科無微不至的關愛,絲淩覺得自己很幸福。在他們確定戀愛關係,認真交往兩個月後,馬科吻了絲淩,絲淩幸福的靠在馬科的肩頭,“馬科,我沒想到跟你在一起是那麼美好。”馬科撫著絲淩披肩秀發,輕輕的說,“絲淩,我覺得自己很幸福,能跟你在一起,我覺得自己圓滿了。”轉眼到了年關,絲淩和馬科交往半年有餘,臨近放假的一天晚上,兩人共進晚餐,馬科說,“絲淩,我的父母想見見你,可以嗎?”絲淩含笑,“好啊,可是,我要先回家看我的父母。”馬科搶著說,“我們一起見你的父母,再去見我的父母。”絲淩咯咯笑出了聲,“我都沒邀請你,你倒是自覺。”馬科也咯咯的笑出來了聲。年後,馬科向絲淩求了婚,很快,兩人在眾人的祝福聲中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婚後,馬科對絲淩更加體貼,更加細心。絲淩廚藝不精,馬科主動包攬了一日三餐,春秋兩季,氣候乾燥,絲淩皮膚經常過敏,馬科就主動包攬了家裏衛生和洗衣服的工作,女同事們都羡慕絲淩,“絲淩,婚後的你比婚前更嫵媚動人了。”絲淩笑了,內心深處開出了一朵朵幸福的小花,這點滴的幸福是馬科深深地愛。

| 主页 |

前一页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