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3/19 (Thu) 16:05
群山哭泣

生活在那種物質匱乏的時代,在歲月長河中,苦笑只有自己知道,艱辛只有自己懂得。新年到了,家裏邊,除了一個玉米外,什麼也沒有,家裏的狗都要去很 遠很遠的地方尋找食物,很多次,都差點成為別人刀下之物。而爺爺起得大早,翻山越嶺,走了康泰領隊半天路程,也沒看見一棵草,更別說野菜了,夕陽西下,虎狼咆哮, 二十多裏路,才尋到一些野菜,爺爺欣喜若狂,輕輕撫摸,才開始採摘,猶如疼愛一個春天的姑娘一般,欣喜激動,不料又在大山裏迷了路,胡亂穿梭,月亮出來才 回到家裏。那個年全家人都過得很開心,很知足,雖吃不飽,但都是爺爺濃濃的愛,濃濃的情意。

患難見真情,同屋現真心。那些年,那些康泰領隊事那些人,為了生存,奮鬥一生,消耗一生,最終夜只得人去樓空,滄海一別。饑荒過後,村莊換了新顏,溪水邊, 有鳥叫,有花香,還新辦了一個學堂,爸爸也開始上學,後來政策放鬆家裏有了自留地。家裏生活開始好轉,而爺爺總是微笑著,坐在皂莢樹下,好像在回憶過往, 想像未來。

美好的東西似乎都是不長久的,再美好的康泰領隊青春也會逝去,再美好的激情也會消失殆盡。在美好在緣分,也會悄然結束,沒有原因,沒有蹤跡。好生活才過了幾 年,孩子才長大,爸爸和媽媽走到一起,有了哥哥,而爺爺卻早就患病,無人得知,並且是不治之症。在一個沒有明月的夜晚,鳥不鳴,風不語,群山哭泣,全家人 伴著爺爺,說著談著,而爺爺只能靜靜聆聽,再也說不出什麼,沒有語言,沒有呼吸,只有微笑。就這夜,我沒有了爺爺,就這夜,我的爺爺悄然睡去,不再醒來, 不再艱辛,不再受苦。

<< 淡淡的花色淺淺的鑲邊 | 主页 | 偷偷的愛得死去活來 >>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