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26 (Thu) 11:37
浮雲歎息的聲音就像蒼鳥找不到安息的家園

我總是一個人望著窗外,透過粘有汙垢的玻璃。然後,那些原本清晰的事物就會變的模糊了,我喜歡看窗外隨風擺動的樹葉,那些躲在樹葉背後的浮雲就會時隱時現。我可以聽到氣管敏感合歡樹哭泣的聲息,挽如潮汐拍擊暗礁的聲音,那麼蒼茫。我還可以聽到那麼悲傷。

我喜歡流浪式的旅遊,去我想去的地方,漠河,禾城,普羅旺斯。那些地圖標記過的地方,抑或是沒有標記的地方,隨遇而安。我就像一只漂泊汪洋的船只,向前方是望不盡中港七人車的水,後方依舊是看不盡的水。看不清方向,跌遭風雨,一直漂泊。

洛憶掛掉電話,便讓司機將她送到絡城城郊墓林園地,選擇一塊墓地,並與負責人寫好墓碑刻的內容。一切弄好後,洛憶,便離開墓林園地,去她想去的地方,她想記住關於絡城的一切。

如果醫生的診段沒錯,原諒我不能相訴於你,若寒,我真的很愛你,你知道嗎?我常常把自己隱藏在黑暗中,不想讓別人看到我的懦弱以及我的悲傷,我時常做夢,夢到被困在一個密不透風的空間裏,我想逃出困境,卻無論如何都擺脫不了它。我很擔心你,擔心我到了另一個世界這個世界的你還不懂的放棄。如果有來生,我們會在相遇,我會補償今生所欠你的。

若寒在掛掉洛憶電話時,便驅車前往公司詢問保嬰丹是什麼業務。詢問得知公司並沒有什麼任務,而且洛憶在昨天向公司提交了辭職書。公司正在為此事呐悶,做得好好的怎麼會辭職了。

<< 我站在露臺上看最美的風景卻看不到舊時你我的足跡 | 主页 | 涉足草行以求神研習楷魏以求法 >>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