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02 (Thu) 12:42
書房前不知名的樹



樹葉蔥郁,每到午後,重重疊疊的綠葉故意的讓些許陽光穿過,斑駁的影子像是沉澱了光陰的生命,沉澱在翻動的書頁上,我翻動著光陰沉澱下的生命成長,閱覽了生命積累,閱覽了時光流逝,閱覽了光與影最智慧的斟酌,閱覽了歲月剪影中或淡化或長存的情。

生命中第一次被“時間”這個詞衝擊是在小學一年級的時候,還記得遙遠的兒時剛學了一篇課文《化石》,課文的大概內容我已經記不得了,只依稀感覺到化石是動物屍體經過時間牙醫介紹沉澱出來的藝術,化石是固體的時間。在那個生命才剛剛開始的時候,自然是不會傷春悲秋,不懂得慨歎時光如水匆匆的,可是,時間好神秘,千年這個詞,太高遠。那是一種即便只是憧憬也無法從現實生活中找到模型的神秘的東西,他看不見,摸不著,是一種可以將動物的屍體演變為石頭的力量,是一種可以將泥沙沉積,累積成高山的力量,是一種水滴滴答,漸穿石頭的力量,是一種神秘,離我很遠又很近的力量。

從那個時候起,我便在不知不覺中成為了一個對時間高度敏感的人。時間讓空白的暑假作業寫滿了我扭曲但認真的筆記,讓古箏的琴弦日益流暢悠揚,韻味兒古雅,讓電腦螢幕上敲擊的文字從一千到一萬,從散文到小說,從短篇到長篇,讓我燙卷了頭髮,換上了制服,讓我用化妝品掩飾他留下的痕跡。

這一切的改變,都是因為時間嗎?有人說是的,也有人說不全是,無論如何,我都在懵懵懂懂中覺得,時光是上帝賜予人們的投資,怎樣投資才能是與之緊密相連的生活更美好,似乎取決於每一個生命個體對時間的運用。不管我最後是否會變成化石,我都要在我還能感知的時候好好多媒體課程的感知時間,感知時間創造的生命。

有時候,望著高山蒼莽,也不止一次地呆呆地想,生命,你是不是時間的女朋友,和時間約好了,要談一場執子之手,與子相守的戀愛?是不是相約好了,要同年同月同日生,同年同月同日逝,生死不相離?可是,歲月榮枯,花開花落,我看著生命逝世又重生,看著冰消雪融春去秋來,人們唱起牙齒矯正了匆匆那年的歌,我也會傷心的落下淚來,時間啊,你是不是背叛了生命,背叛了你的愛人?生命幾度再生幾度隕落,演盡了無常,為何時光如舊,朝升西落,一如往常?

時間,你一直都在,生生不息,永不斷流,可是,同樣是時間,枯涸了外婆,枯涸了父親,也枯涸了世間太多的生命,花草樹木,人禽鳥獸。時間將我童年的玩伴蛻變成人妻人母,時間的大浪沖白了太多人的鬢髮,可是時間,你為什麼從不老去?後來,我漸漸知道,時間沒有背叛生命,是時間創造了生命,也創造了生命演變,花落無常。

<< 有些旅途無關風景有些記憶雖然平凡 | 主页 | 走過斑駁歲月總能留下無盡的回憶 >>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