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27 (Tue) 11:08
留下這個戒指

這是我的福符,而且每次都和他有關系……現在China business program我把它給他,把我的幸福都給他,伴隨著我的體溫,希望可以陪伴他。然後我把那件我給他已經買了一個月的衣服給他,買的時候本來是送給他,現在卻是賠給他的,也不知道穿上什麼效果,不過他穿什麼都好看的,呵呵~~

前幾天想再給他買一件跟那件差不多賠給他,可是reenex cps帶著這樣的心情給他買衣服感覺太不好了,還是算了吧,幸好之前買了一件,只是買衣服時的快樂幸福的心情對我已經是個嘲諷了。交待完了我要說的話,我就該下車了~他看見了我放在邊上的錢,就要再塞給我,我主要就是給他還錢來了怎麼會再拿回去~下車走人。

結束了,失落的酸楚,但是沒有perfect gift for him以前那麼疼了,倒是很輕鬆,這樣的愛情不要也罷,既然留不到身邊,那就放手吧。至於錢不是我非要較這個真,他說的話太傷我了,他竟然說我會敲詐他,他有什麼值得我敲詐的,雖然他當個破書記可是什麼事也沒有幫過我,無所謂我不在乎了,錢?我缺錢嗎?

雖然我工資不好,但是我的物質欲望不高,所以我不缺錢,當初他給我錢的時候我是因為覺得他心裏有我才會願意給我錢,所以我才接受的。可是現在他說我敲詐他,真是悲哀,是因為他覺得我花了他的錢,我是個虛榮物質的女人會以分手要脅跟他要錢嗎?

他能這樣想,我真是悲哀又可笑,這就是我深愛的男人,我不僅在他心裏沒有位置,連最起碼人品的肯定都沒有,他怎麼可能愛我?我又一次確定了自己的決定,我不僅要離開他,還要把錢還給他,為了扞衛我自己的尊嚴。

雖然我愛了他,愛得有點賤,但是我以為愛人是最的親人,在自己最親的人面前沒有什麼賤不賤的,雖然不後悔,但是傷心了就不賤了。“因為愛,所以賤,不再見,不再賤。”不會恨,還是會想念他,留下這個戒指,讓自己思念的時候不那麼空折磨,把所有的美好幸福和快樂都會珍藏起來,畢竟這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記憶。

2015/01/27 (Tue) 11:06
一年的愛情做個了斷

有愛,有怨,卻恨不起來。我知道我必須離開他,結束這一切糾結的感情困擾,我好累,我愛得太辛苦了。一年的痛苦終於可以結束了,我終於可以轉身了。

14日是我們一年的日子,我選擇在這一天把這一年的愛情做個了斷。了斷的方法就是把他曾經給我的兩萬塊錢給他,把我給他買的衣服給他,把我曾貼身帶了一年的那塊玉如意給他。

我約他見了面。我知道他想我了,否則他不會那麼輕易的答應我出來見我。他帶我上了韶山,去年我們來的時候管理員沒有讓我們上山,這次可以了。車子盤旋山路,爬到了山頂廟上的地方,車子過不去了,我們停下了車,徒步往山上走。

他拉著我的手,像以前一樣。我也緊緊的抓緊了他的手,不是因為這泥濘的山路,而是因為我知道過了今天,我再沒有機會和藉口握緊這雙溫暖的大手了……我們快樂的往前走,此刻我是幸福的,也是酸楚的……但是我不願意去想即將分離的悲傷,只想珍惜這樣溫暖的幸福感覺。

山上霧氣很大,樹葉上草去中叢滿是露水,走到一棵樹下的時候,我挎緊了他的胳膊,悄悄的用另一只手猛抓伸到頭頂的樹葉……可惜抓住的葉子太少,葉子在我手中,露水卻沒有落下~(*?︶?*)我開始笑。他發現了我在使壞,也開始逗我……

我們一路走著,笑著,玩著,鬧著……走到了一座小亭子裏,涼涼的風兒吹了過來,好舒服……因為霧大,看不到山下的風景,但是就在這樣的山頂上,只有我們兩個人,我就覺得快樂而滿足。這種完全被大霧包裹的只有我們兩個人的空間真好……我坐在他身邊,緊緊的抱著他,我把頭深深地埋在他的肩上,不願意起來,輕輕的感覺著他身上熟悉的氣息,只願這一刻可以就此停住……

下山之後,一起到我們以前去過的那家飯館吃了飯。我告訴他:一年了,他一共陪我吃了四頓飯,他說:平均一季度一回嘛,不少了……是啊不少了,該結束了,早該結束了。

2015/01/15 (Thu) 11:29
絲淩VS馬科

絲淩未成年之前,她對幸福的定義是幸福就是有個love溫暖的家,愛就是父母對自己的關心和愛護,那個年齡對幸福和愛的理解很自然,也很貼切。

絲淩漸漸的長大了,離開了自己生長的地方去了外地讀大學。大學的生活並不像電視劇裏演的那樣多姿多彩,至少,絲淩這樣認為。絲淩是很文學很安靜很感性的女孩,在大學期間主張學習第一,為以後就業做鋪墊,溫飽是第一要解決的問題。同寢室的女同學早都變成雙飛燕了,只有絲淩還是形單影隻。不是她不漂亮,也不是她身材太差,只是,那個讓她心動的人 至今沒有出現在她的視線內。好友菲激將她,“想當剩女啊,喜歡你的人不少啊,降低標準告別單身吧,要不大學四年的光陰是虛度了!”這種時候,絲淩都露出無奈的微笑,“我並不清高,那個人沒出現呢!"絲淩的生活並不單調,枯燥,課餘時間泡在圖書館裏遨遊在文學的海洋裏,偶爾也寫些文字抒發一下情懷,很感性很充實。

大學畢業了,由於絲淩的勤勉,學業不錯,被學校推薦進了一家雜誌社,順利跨過了就業這道門檻。這份工作對於絲淩來如夢夜色說是興趣所在,累並快樂著。感情的問題被家人提上了日程,絲淩為了應付父母,硬著頭皮相了幾次親,自然沒什麼結果。光陰似箭,絲淩工作積極主動,在業界小有成就,可是,依然是獨來獨往。接到菲的電話,自然少不了八卦,菲說,“絲淩,都怪我這烏鴉嘴,這下你真成剩女了,對了,你知道曾經追過你的馬科嗎?他好像還單身,說前不久工作調動去了你在的那座城市,你可以考慮一下喲!”放下電話,絲淩在回放那些片段,依稀記得這個男生是最執著的,堅持了很長時間,絲淩還是沒能接受,因為絲淩不想太容易決定,人生的路還很長,馬科也跟自己心裏勾勒出的人選標準有差異,所以婉拒。

絲淩正在跟小組的成員討論排版的問題,接到前臺內線,有人在會客室等她,絲淩不知道是誰,只想趕緊見完這個人月夜繼續工作,匆匆忙忙的,推開門一看,有意料中的驚訝,“是你,馬科,怎麼今天有空來看我,可是,我不能提前走,今天的工作日程很趕,要不我下班後我們在聚聚。”馬科微笑著,很紳士的起身握了一下絲淩的手,“好的,我今天也是順便,剛才跟你們雜誌社談廣告業務,後來想起有同學說你在這裏工作,就順變問候一下,今天沒空就改天吧,我的名片。”馬科遞過來一張自己的名片,之後因為期刊發行,絲淩一直沒有跟馬科聯繫。兩周後,這期的工作終於告一段落,有個小的假期,放鬆一下自己,絲淩想起了馬科,撥通了電話,“喂,哪位?”“馬科,你好,我是絲淩。”“哦,絲淩,很高興接到你的電話,今天有空是嗎,我來看你吧,你說個地址。”馬科的聲音透著欣喜,絲淩想,“難道,他一直在等我?"可是轉念一想,想太多了,太自戀了。絲淩在市區最繁華的露天廣場等馬科,因為這裏是她常來的地方,視野開闊,車水馬龍,讓人不孤獨。不久,馬科來了,絲淩看著馬科笑笑,“你沒怎麼變,還是風采依舊。”馬科也笑笑,“你也沒怎麼變,還是讓人心動。”絲淩對馬科這麼直接,有點手足無措,馬科忙說,“開個玩笑,去哪里吃飯,我還記得你喜歡吃火鍋是嗎?”絲淩有點感動,這麼多年,他還記得自己的喜好,絲淩點了點頭。他們走進一家全國連鎖的火鍋城,馬科拿起菜單,“我記得你喜歡吃羊肉,午餐肉,金針菇,香菜,其他的你在看看加點什麼菜?”接過菜單,絲淩 又加了幾個,突然想吃點重口味的涼菜,對馬科說“點個涼菜吧,你想吃什麼?”馬科溫柔的看著絲淩,“泡椒鳳爪吧,你喜歡,我也喜歡。”絲淩的心又被觸動了一下,他記得這麼多,有點受寵若驚。席間,馬科和絲淩聊了很多,聊了過去的校園趣事,也聊了現在很多同學現狀,聊了工作和家人,唯獨沒涉及感情。不知從哪里來得勇氣,絲淩小心的問“這麼多年,一直一個人?”馬科愣了一下,深情的看著絲淩,“你也一直一個人?”絲淩點了點頭,“沒碰到合適的。”馬科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絲淩,這麼多年,我試圖忘了你,也有過短暫無果的感情,我以為我們再也不會有什麼交集,這次工作調動,又讓我燃起了那顆心,現在的你還是像當年一樣對我視而不見嗎?”絲淩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只是低下頭吃飯,這段談話後,氣氛沉悶了不少,雙方都放快了速度,很快結束了用餐。

絲淩洗漱完畢躺在床上想起了馬科說的話,還有今天的點滴,發現自己的內心深處其實開始鬆動,對馬科不是沒有好感。距離上次的約會一周之後,馬科給絲淩來了電話“喂,絲淩,來了個老同學,咱們今天一起聚聚,晚餐時間我來接你。”“是誰要來?”絲淩問,“這個,呵呵,對方想給你個驚喜,暫時保密。”馬科說完就掛了。絲淩想,驚喜,誰能給我驚喜,莫非是菲來了,可是不太可能啊,要來也是跟我聯繫。下班時間,絲淩接到馬科的電話,已經在樓下等著了,一上車,絲淩高興的叫了出來,“死妮子,要來不先找我,還讓馬科來接。”菲眨了眨眼,“要給你驚喜,找你,不就沒趣了。”這次又是上次的那家火鍋城,因為絲淩喜歡,馬科沒有徵詢任何人的意見直接來了這裏。菲性格活潑,心直口快,“我說,你們兩個,既然在一個城市,男未婚,女未嫁的,彼此又很瞭解,又是剩男剩女,可以試著交往一下嗎?”此話一出,絲淩紅了臉,馬科溫柔的看了絲淩一眼,朝著菲說,“我在努力,你給我加油啊。”菲打了個響指,“沒問題!”倒是絲淩顯得尷尬,她只好瞪了菲一眼,只顧著吃東西。飯後,馬科把菲跟絲淩送到絲淩的住處,好友多年未見,話題自然多,菲認真的看著絲淩,“絲淩,馬科對你的熱情未減啊,你要好好把握。”絲淩笑了,“我上次跟他聚過一次,他還記得很多我生活中的點滴,心有點觸動。”菲張大了嘴,“哈哈,看來有戲!”菲是來出差公幹的,一周後走了,走了之後,馬科的攻勢猛增,天天晚上來接絲淩共進晚餐,絲淩知道菲出賣了自己,氣憤的同時又有點欣慰,絲淩放下戒備認真的和馬科約起會來。

絲淩的心正在一點一點融化,每天晚上臨睡前躺在床上想著跟馬科約會的細節,上車的時候,馬科會替絲淩拉開車門,待絲淩坐好再關上車門,吃飯的時候,馬科會先將椅子幫絲淩移出,待絲淩坐好後再坐到自己的位置上,餐具上來,馬科先幫絲淩洗好,再洗自己的,開動後,馬科會替絲淩夾菜,一餐飯下來,絲淩幾乎沒有自己夾過菜,過馬路的時候,馬科總是小心的牽著絲淩的手,到了對面又小心的放開,夜晚散步,馬科總是脫下自己的外套披在絲淩身上,自己穿一件單衣,這些點點滴滴,都是馬科無微不至的關愛,絲淩覺得自己很幸福。在他們確定戀愛關係,認真交往兩個月後,馬科吻了絲淩,絲淩幸福的靠在馬科的肩頭,“馬科,我沒想到跟你在一起是那麼美好。”馬科撫著絲淩披肩秀發,輕輕的說,“絲淩,我覺得自己很幸福,能跟你在一起,我覺得自己圓滿了。”轉眼到了年關,絲淩和馬科交往半年有餘,臨近放假的一天晚上,兩人共進晚餐,馬科說,“絲淩,我的父母想見見你,可以嗎?”絲淩含笑,“好啊,可是,我要先回家看我的父母。”馬科搶著說,“我們一起見你的父母,再去見我的父母。”絲淩咯咯笑出了聲,“我都沒邀請你,你倒是自覺。”馬科也咯咯的笑出來了聲。年後,馬科向絲淩求了婚,很快,兩人在眾人的祝福聲中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婚後,馬科對絲淩更加體貼,更加細心。絲淩廚藝不精,馬科主動包攬了一日三餐,春秋兩季,氣候乾燥,絲淩皮膚經常過敏,馬科就主動包攬了家裏衛生和洗衣服的工作,女同事們都羡慕絲淩,“絲淩,婚後的你比婚前更嫵媚動人了。”絲淩笑了,內心深處開出了一朵朵幸福的小花,這點滴的幸福是馬科深深地愛。

| 主页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