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02 (Thu) 12:42
書房前不知名的樹



樹葉蔥郁,每到午後,重重疊疊的綠葉故意的讓些許陽光穿過,斑駁的影子像是沉澱了光陰的生命,沉澱在翻動的書頁上,我翻動著光陰沉澱下的生命成長,閱覽了生命積累,閱覽了時光流逝,閱覽了光與影最智慧的斟酌,閱覽了歲月剪影中或淡化或長存的情。

生命中第一次被“時間”這個詞衝擊是在小學一年級的時候,還記得遙遠的兒時剛學了一篇課文《化石》,課文的大概內容我已經記不得了,只依稀感覺到化石是動物屍體經過時間牙醫介紹沉澱出來的藝術,化石是固體的時間。在那個生命才剛剛開始的時候,自然是不會傷春悲秋,不懂得慨歎時光如水匆匆的,可是,時間好神秘,千年這個詞,太高遠。那是一種即便只是憧憬也無法從現實生活中找到模型的神秘的東西,他看不見,摸不著,是一種可以將動物的屍體演變為石頭的力量,是一種可以將泥沙沉積,累積成高山的力量,是一種水滴滴答,漸穿石頭的力量,是一種神秘,離我很遠又很近的力量。

從那個時候起,我便在不知不覺中成為了一個對時間高度敏感的人。時間讓空白的暑假作業寫滿了我扭曲但認真的筆記,讓古箏的琴弦日益流暢悠揚,韻味兒古雅,讓電腦螢幕上敲擊的文字從一千到一萬,從散文到小說,從短篇到長篇,讓我燙卷了頭髮,換上了制服,讓我用化妝品掩飾他留下的痕跡。

這一切的改變,都是因為時間嗎?有人說是的,也有人說不全是,無論如何,我都在懵懵懂懂中覺得,時光是上帝賜予人們的投資,怎樣投資才能是與之緊密相連的生活更美好,似乎取決於每一個生命個體對時間的運用。不管我最後是否會變成化石,我都要在我還能感知的時候好好多媒體課程的感知時間,感知時間創造的生命。

有時候,望著高山蒼莽,也不止一次地呆呆地想,生命,你是不是時間的女朋友,和時間約好了,要談一場執子之手,與子相守的戀愛?是不是相約好了,要同年同月同日生,同年同月同日逝,生死不相離?可是,歲月榮枯,花開花落,我看著生命逝世又重生,看著冰消雪融春去秋來,人們唱起牙齒矯正了匆匆那年的歌,我也會傷心的落下淚來,時間啊,你是不是背叛了生命,背叛了你的愛人?生命幾度再生幾度隕落,演盡了無常,為何時光如舊,朝升西落,一如往常?

時間,你一直都在,生生不息,永不斷流,可是,同樣是時間,枯涸了外婆,枯涸了父親,也枯涸了世間太多的生命,花草樹木,人禽鳥獸。時間將我童年的玩伴蛻變成人妻人母,時間的大浪沖白了太多人的鬢髮,可是時間,你為什麼從不老去?後來,我漸漸知道,時間沒有背叛生命,是時間創造了生命,也創造了生命演變,花落無常。

2015/06/25 (Thu) 17:09
走過斑駁歲月總能留下無盡的回憶


例如鐫刻在我內心深處關於朋友、老師、同學、同事之間的情誼。這些也成為了我“而立之年”之前這段生活的重要的符號,特別值得我珍惜和懷念。生活中,我們更多是被紛紛擾擾的工作和生活瑣事所牽絆,而沒有更多時間去體味和回味我們正在擁有和已經失去的情誼,因為那樣會顯得矯情。就如別人都在做著理所應當的事情,而你卻在多愁善感,這是不合時宜的,因此便將其埋在心裏,偶爾感歎,偶爾懷念。但我始終承認這些過往的真實性,毫不懷疑它的美好,甚至現在還會心跳。不知覺的歲月流逝,讓我更加珍惜年輪所留給我的任何情感,因此我更加願意以一種特別正式的儀式來紀念我不願意卻不得不失去的美好情誼。

朋友的友情、老師的師生情、同學的同窗情、同事的與爾共德行事之情是除了無可替代的親情之外伴我近30年最重要的情感。伴著生命的推移,他們有的音訊全無,有的依然伴我左右。音訊全無者,我甚至還保留著多年之前我們交往時的電話號碼,儘管今天早已易主,我仍捨不得刪掉,只為不把他們真正忘記,這個人曾出現在我人生的某段旅程中;而對於今天仍然伴我左右者,我當然是倍加珍惜,我相信我們今後再也走不丟,不管生活如何轉變,哪怕彼此相隔天涯海角。

朋友當然要從兒時的小玩伴開始說起,大多數是從上學開始認識,但在那個年代並不是每個學齡兒童都一定會完成自己的學業,有的在初中中途輟學,都在一個鄉鎮,相隔十裏八村都還能見上面,偶爾聽聽他們講講校外的生活,也會給他們講講學校裏延續的精彩,但那時,他們認為那些精彩不屬於他們。後來,有機會接觸更多的人,即便不是在一起生活和學習,也會時常聯繫,有的成為摯交,我們沒有更多起初的交集,但這條平行線卻拐了彎,只為走的更近。像這樣的朋友我還能回憶起許多,也忘卻了許多。但你不會忘記他們曾經為你的生活添彩。友情,這個博大的辭彙融匯了最真摯的情感,我們好多年未見,但再見時卻如初見,友情沒有褪色。

恩師難忘。從認識第一個字開始,他們便成為了我們學業路上最重要的角色。小學、初中、高中、大學,就在我寫下這八個字的短短幾秒鐘的時間裏,我已經回憶起讓我印象深刻的數位老師,他們甚至對我的人生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物質財富靠自己積累,但原始的精神財富卻是他們“硬塞”給我的,我現在為當初的“懵懂無知”懊悔,他們給每個孩子以心靈智慧的啟迪。正是那些原始的精神財富,才讓我有了健全人格的基礎。純白色的畫紙上,他們塗下了彩虹,我才看到了藍天,只有看到了美好才會不懼烏雲。每到節日,我默默給老師們發上一條純手工短信,寫上他們的名字,附上我的名字,短短祝福,久久心意,也許他們已不記得我,可我不會忘記他們。只是畢業5年,我還未能見過他們一面,長年奔波在外的我知道,也許現在還不是時候。

同窗。同窗苦讀,也許至今還未功成名就,但奮鬥的路上有我們彼此的身影。敬愛的同窗,你還記得嗎?有人說一輩同窗三輩親,我們這輩同窗,那我們的父母之間便有了親切之感,父母之間談話常聽他們說:哦,你是我孩子同學的爸爸/媽媽呀;那我們的孩子之間也不再陌生,我們更放心他們成為親密無間的好朋友。也許這個聲稱“大時代、大格局”的社會在沖淡這些感情,但我想,我們這輩,這感情不能被沖淡。就如前些時日,我跟一個同學視頻,她讓我看她11個月大的孩子,白嫩嫩、胖嘟嘟的,小傢伙一個勁的往鏡頭旁蹭,竟沒有被我這個皮膚黝黑的“黑叔叔”給嚇著。之後,我高興的在日記中寫到:今天,我跟我同學的寶貝孩子視頻了。這些都將是永久的回憶。許多同學都已經為人父母,而我依然奮鬥在荒無人煙的海岸之際,羡慕他們的幸福生活,同時再回憶一下我們共同摸黑上下自習,晨讀、學習,泡圖書館,一起打籃球鍛煉身體等等這些美好吧!

同事,與爾共德行事。吾於爾同行,吾於爾同心,吾於爾同德,吾於爾攜手,欲以披靡天下!(慚愧,我至今未找到這句話的出處)。這是何等偉大的信念啊,伴著這樣的信念我與我的同事們共同奮鬥,畢業參加工作過以來,我始終過著鐵打營盤流水兵的生活(我是做施工建設的),換句話講:鐵打專案,流水人,專案建設不間斷,但是人員來來走走卻成了常事,有的離開是去了其他專案,雖是同事,不回到機關,卻一年也難得見上一面;有的是離開單位,自尋發展,我不知道什麼時間才能再相見!一同工作過的辦公室、一同坐過的辦公桌,在灰塵撲面、荒無人煙的施工現場,我們曾經一同灑下汗水,我們還曾說,我們要去“世外”看繁華!

以上種種美好的情誼,我謹記在心間。然而,朋友有離散的,多年未見;恩師依然在桃李芬芳,我也未能親自問候;同學奔波天南海北,依然在為事業奮鬥打拼,鮮有相聚;有的同事離開單位,不知何時再能相見。以為這些只是悶在心裏的矯揉之作?其實這些都是實實在在存在的珍貴之物。

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感情正在互相轉化,已經不再單單是某種情誼,正是它們的交錯,我的生命如五彩灣虹般絢爛。也許它們的絢爛時隱時現,但在我心裏,他們一直沒有走開。

相離莫相忘,且行且珍惜 。

2015/06/19 (Fri) 17:31
心裏的蕭瑟寒氣


中國人的旅遊模式向來千篇一律,上車睡覺,下車拍照。沒有旅遊的心情,即便行走於人間仙境又與觀賞一幅山水畫有何差異。有多少時候,中國人的旅遊不是在白白的浪費金錢與光陰。

有些人的文字真的很美,看在眼裏心裏便會蠢蠢欲動。即便是一個人也好,仿佛那一刻遠離了塵世的喧囂。

麗江的美不同於別處,絕沒有江南的驚豔媚俗,更沒有大漠的蕭瑟寒氣。這裏的山和水都是靜靜的,像相親相愛的戀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從來就不曾分開過。麗江的古城很小,一條條長長的石板鋪就的街道。一頭仿佛連著遠古的

號角,一頭又仿佛連著現代人匆匆忙忙的蛩音。

一個人,安然的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走在麗江古城的小巷裏,恍如穿越了彼岸的流年,看人間。麗江的蠱,同她的美麗一起種到了我的身上。讓我無法抗拒,無法不心儀。

一棵開著紫色花朵的樹,在一所老舊的木屋子前,靜靜的映入了一個人的眼。本是老舊的屋,因著這棵開花的樹,洇染了些許的琦麗,連屋前的流水也隨著輕搖而落的花而溢滿溫情。

落花流水的韻致竟是這麼的美,花開花落,自隨風過,原來可以,如此的安然,如此的唯美而靜謐。只要,只要曾經絢爛過便已足夠,縱是凋零,也不足惜。想當初黛玉葬花又是何等的悲戚,若生在麗江,林妹妹還會低聲吟唱:一朝春

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嗎?

很快地,夜,降臨了。有細雨,不知不覺,就飄落了來。在南方,雨是最常見的。即使前一刻裏還陽光燦爛,保不准下一刻就細雨霏霏。那雨灑落在小巷,濕透了瀝青的石板,有些不見陽光的地方,早已長滿綠油油的青苔。

2015/06/15 (Mon) 16:27
回憶下撞擊的選擇

一時間對別人的愛情也是那麼的挑剔,看過的書足以改變我的一些價值觀;大學裏的愛情,男生在不斷的誇大自己,極力的表現自己,又在掩飾過去;其實男生你根本沒有那麼強大,你說的話語或許自己早已不再清晰的記得。,憑什麼幾句誘人的承諾就要讓女孩Dream beauty pro 好唔好心甘情願地跟你走?不可能,也不知從哪篇報導這樣一句話:戀愛其實就是皮膚饑渴;在欲望中,女孩希望愛與被愛,而男孩呢,有時只是滿足自己的欲望……有時候事實就是這樣,我們只是對這些鐵錚的事實視而不見罷了,像是在做一筆交易。是交易就會有公平與否之分,女孩,你覺得自己吃虧了嗎?

當那場雨初下,一個下雨天,有人說會疼我,現在又飄揚著雨,我只覺得自己很痛,心與身;我簡單的認為瘋狂地玩幾天就可以把一切忘掉,可是這次我又錯了,時間愈久記憶就愈加深刻,無時不在地擴散。這個秋季我註定是寂寞的,我只是期待冬來臨之前的慘白。平靜之後,我懂得,因為Dream beauty pro 好唔好我還愛你,這並不代表我選擇忘記,處女座不允許有這樣的我存在;為何一句話就可以把美好的回憶撞擊的支離破碎,用時間壘建起來的防護牆就那麼弱不禁風?我們都不用再逃避了吧,只是那樣會很累,勇敢地面對這一切,明天的承諾交給明天去實現。三年之後我們依舊,因為曾經有我們!

我極力地掩飾著自己的彷惶,因為我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這剩下的點點滴滴。昨晚無意間看到那片空曠的地帶站著一位打電話的男孩;熟悉的畫面又重新浮現在Dream beauty pro 好唔好眼前,這年的初夏,那片空曠地帶也曾經是我的青睞,那裏有你的回音,那裏有你可愛的笑容,在那裏你總能找得到讓我快速入睡的理由。聽著笑聲我安然入睡著,就連做夢笑聲都是甜的,因為還喊著你的名字。我沒那麼小氣,因為我討厭小氣,我沒那麼無聊因為我很厭惡無聊……或許這都是時間在作怪,把本該完好的故事給支解開來。我反復聽著那首《蒲公英的約定》、《藉口》想念若隱若現,給不了的承諾、實現不了的明天;對不起:待這一切等到三年以後的我,我盡力彌補;我不娶,你不嫁……

2015/06/09 (Tue) 14:15
I bequeath to you today one little girl

I bequeath to you today one little girl ... in a crispy dress ... with two blue eyes ... and a happy laugh that ripples all day long and a flash of light blonde hair that bounces in the sunlight when she runs. I trust you'll treat her well.

She's slipping out of the backyard of my heart this morning ... and skipping off down the street to her first day of school. And never again will she be completely mine. Prim and proud she'll wave her young and independent hand this morning and say "Good Bye"... and walk with little lady steps to the schoolhouse.

Now she'll learn to stand in line ... and wait by the alphabet for her name to be called. She'll learn to tune her ears to the sounds of school-bells ... and deadlines ... and she'll learn to giggle ... and gossip ... and look at the ceiling in a disinterested way when the little boy across the aisle sticks out his tongue at her.


And now she'll learn to be jealous. And now she'll learn how it is to feel hurt inside. And now she'll learn how not to cry.

No longer will she have time to sit on the front porch steps on a summer day and watch an ant scurry across the crack in a sidewalk. Nor will she have time to pop out of bed with the dawn to kiss lilac blossoms in the morning dew.

No, now she'll worry about important things.

Like grades ... and which dress to wear ... and who's best friend is whose. And the magic of books and learning will replace the magic of her blocks and dolls.

And now she'll find new heroes.

For five full years now I've been her sage and Santa Claus and pal and playmate and father and friend. Now she'll learn to share her worship with her teachers ... which is only right. But, no longer will I be the smartest man in the whole world.

Today when that school bell rings for the first time ... she'll learn what it means to be a member of a group. With all it's privileges. And it's disadvantages too.

She'll learn in time that proper young ladies do not laugh out loud. Or kiss dogs. Or keep frogs in pickle jars in bedrooms. Or even watch ants scurry across cracks in the summer sidewalk.

Today she'll learn for the first time that all who smile at her are not her friends. And I'll stand on the front porch and watch her start out on the long, lonely journey to become a woman.

So, World. I bequeath to you today one little girl ... in a crispy dress ... with two blue eyes and a happy laugh that ripples all day long ... and a flash of light blonde hair that bounces in the sunlight when she runs. I trust you'll treat her well.

| 主页 |

 主页  » 下一页